网站导航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段贤伍:执着深耕粮食干燥机业
时间:2020-06-22 19:41

  安徽六安经济开发区皋城东路一隅,偌大的整装车间里,几十台橘黄色的粮食干燥机一字排列、整装待发,宛如仪仗队即将接受首长检阅。另一个车间里机声隆隆,槌声叮当,龙门跑车不停地来回穿梭。

  安徽辰宇科技总经理段贤伍凭着对我国粮食干燥事业的追求,历经数年刻苦攻关,破解了一道道难题,研发出我国大陆首台粮食干燥机,至目前获得11项专利。其产品被评为安徽农民最满意的农机产品、中国高新技术产品、中国高效节能产品、中国干燥机十大影响力品牌,本人被安徽省环保产业协会评为“优秀企业家”。

  段贤伍儿时家庭条件比较拮据,兄妹4人,他排行老小,11岁父亲去世后辍学务农,17岁时到合肥投奔二姑妈,在合肥他学过电焊,学过修拖拉机。

  “二姑妈对我的人生转折起到了决定性作用。”段贤伍打开了记忆的闸门:“我在合肥干了3年,先是当学徒,在当学徒期间,总想干点事情。那时十七八岁,不懂事,又没背景,又没钱,所以虽然努力找事做,但是一事无成。”

  当年在合肥,段贤伍有两个很要好的朋友,他们仨人搭伴在合肥市郊区给人家干点零星活,焊接楼梯什么的,但活不挨手,就像个游击队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因居无定所,一没有门市部,二没个电话,最终以失败而告终。

  在上世纪90年代初,城市的户口还十分吃香,姑妈看他实在不容易,虽然自己家境也不宽裕,但是决定花8800元要为侄子买个合肥的户口,让他吃上“皇粮”。但段贤伍知道后一口回绝了。他想,如果自己没有真本事,有一个空户口又有什么用。姑妈家里有3个孩子,花钱的地方很多。为了不让姑父、姑妈再为这事操心,于是,他说服了姑父、姑妈,在1993年踏上了前往江苏无锡的列车。

  段贤伍为什么要到无锡呢?原来段贤伍的大哥在无锡当瓦工,还是个小包工头,手下有十几号人跟着他干活。段贤伍就跟着他大哥在工地干些搬砖、拎灰桶的力气活。可没干多少天,因为工作枯燥、学不到什么东西,他的积极性渐渐消磨殆尽了。

  长兄如父。大哥看在眼里,考虑想办法帮他再找个工作。之后大哥找到一个做机械设备姓沈的朋友,刚好他接了一个生产手电钻的活儿需要人手。

  见面交谈后,这位沈先生答应给段贤伍每天10元工钱雇佣他。段贤伍心里很清楚,这是个技术活,开出这个工资并不高,但是他当时没有吭声,因为心想我先干着,只要技术到家,工作干得好,自然工资就会加上去。

  果不其然,仅干了半个月,对方就主动涨到15元/天。但在公司呆了这么长时间,每个人的技术和薪资段贤伍也知道,明知有人手艺不如他,还一天有20元,还有的拿到30元,他自信自己干活的质量不比他们差。但是还是没说出来。就这样,又干了十几天,沈老板又接了一台电动工具的活,工资也给他涨到了20元。而这台机器做好后,和他们厂有合作业务的荣老板发现了段贤伍。

  “小伙子手艺不错啊,跟我干吧?”荣老板对他说。之后,段贤伍被荣老板说动,去了荣老板的厂工作。

  段贤伍至今没有忘记,从荣老板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。荣老板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,尽管当时已经50来岁了,但工作十分勤奋认线点之前又起床。为了做好一件事情,他可以整夜不睡觉。有一次,为了维修“滴漆机”,他可以钻到100度高温的机器里。

  名师出高徒。段贤伍在荣老板的指教下,学会了看图纸,虚心向老师傅请教,买来专业书籍,学着看符号等专业名词。趁下班,他找到荣老板指点,进步很快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三四年过去了,到了1998年,段贤伍又“不安分”了,他觉得收入也可以了,他也想尝尝做“老板”的滋味,荣老板很不舍得他走,但他认为,不能在那里干一辈子,还是决定另起“炉灶”。

  1999年的春天,段贤伍和另两个伙计在无锡租了房子,3人干了起了“滴漆机”生意,这一干又是3年。

  但有一次当地工商所接到举报,说他们是“三无”,连个营业执照都没有,把他们的工具也没收了。本身3人合作就有很多分歧,恰好又发生这件事情,只好各奔东西。

  2002年,热血沸腾的段贤伍壮志不减,想自己一个人也要坚持,结果因资金紧张又半路“夭折”了。

  在家千日好,出门时时难。2004年,他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安徽舒城。但他没有就此“安分守己”,还想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。

  “人不能停,脑子不能停,停了就会生锈。”这一年,他凑了9万多元买了两台收割机,为别人收割稻子,因为季节性强,时间较短,没赚到什么钱。

  2005年的一天,他在为农民收割稻子时,见一家稻谷收购站有一台干燥机,省去了整晒的好多麻烦。农民出身的段贤伍分析这种干燥机肯定有市场,而它在当时的市场还很少。段贤伍觉得这是个商机,便凭着自己的一腔热情决定投入粮食烘干机行业。

  段贤伍想,若开厂生产机器的话,零部件等在无锡这种大点的城市比较好买,于是2006年4月,他带上爱人和姐夫一起,到无锡办起了“无锡瑞辰机械厂”。

  后来他才知道,当时认为有市场空间,其实考虑不周全,想法很简单,真正落实这件事情的时候非常艰难,就像一脚踏进了沼泽地。

  虽然段贤伍以前做过机械设备,但对粮食机械却可以说是一窍不通,比如机械传动过程中灰尘太大不好解决,还有板材的耐磨问题以及提升机回料大等技术问题,像一个个拦路虎,挡住了他前进的步伐。

  “如果当时我买一台干燥机,回来自己解剖,可以解决好多问题,但是罗锅上树——前(钱)紧,一下哪能拿出十多万买台样机啊。”段贤伍说。

  为了破解难题,他跑到无锡、常州生产粮机的厂家向专业人士虚心请教,加上自己勤奋摸索,历经大半年的时间,终于做出了一台干燥机,他买来2000斤稻子做试验,从理论上来讲,他认为那台机器是成功的。

  那时候,国内市场的烘干机,只有日本产的金子牌和台湾产的三久牌,段贤伍应该是大陆第一家厂商。

  无巧不成书。他这“中国大陆第一台干燥机”刚下线,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一个私人米厂正要买一台12吨的干燥机加一台热风炉。于是段贤伍去推荐了自己刚生产出来的烘干机,用户给付定金3万元。

  谁知样机拉到当涂米厂进行调试时,把10吨稻谷装进去后箱体收缩变型,段贤伍坐在米厂傻掉了,感觉一腔热血被浇了盆凉水。

  但是段贤伍没有灰心,他找到台湾三久牌的干燥机研究找到了病因,箱体的拉杆支撑,人家用的是圆钢管,而他用的是三角体,当然没有圆钢管受力均匀。

  这个问题解决了,其它问题却接踵而至。段贤伍在试验时后面的抽风机用的是干稻谷,但一实践问题又出来了,风量和风压不匹配,导致稻谷烘不干,烘干机外部都有水渗出。

  当涂米厂看屡试不成,非常生气要求退还定金3万元。而心里一团糟的段贤伍哪里有3万元啊。但是他相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,就怕不敢去面对问题。

  正在危难之时,又来了一个安徽无为县的客户,用户给了5万元定金。天无绝人之路,段贤伍立即带领工人们在原有干燥机结构基础上改进后发到了无为。

  到2009年底,他仔细总结了一下,几年下来,没得到什么效益,反倒落了个负债累累,总负债额达385元,因为质量不过关,要么对方不给钱,要么去维修来回折腾。

  从2006年到2009年的几年时间,段贤伍和爱人为此哭过好几场。从不懂事的毛孩子到现在负债累累,自己不是富裕家庭,这几年,亲戚朋友,该借的借了,不该借的也借了。

  因为资金,因为借钱,真吃了很多的苦头,明知对方可以周转一点资金,但对方因为各种理由拒绝,从心里上讲是很不舒服的。不过现在回想起来,在这资金筹措过程中,更多的是感动,确实因为有我们这些亲戚朋友当时的雪中送炭,才走到今天。

  2009年,段贤伍响应安徽六安市政府招商引资凤返巢的号召,决定当年返乡创业,2009年3月在六安经济开发区注册安徽辰宇机械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“2009年,是决定企业生存的关键的一年,如果没有国家政策扶持,就会倒掉了。2010年,国家对农机补贴力度加大,如在安徽买一台补贴3万多元。去年和今年农机补贴力度进一步加大。2010年销售额1200多万元,2011年为2600多万元,2012年突破4000万应该没问题。今年上半年已完成了近70%。” 段贤伍说。

  到2010年,经过多年改进摸索,段贤伍研发的粮食干燥机已经“炉火纯青”,他又向节能、寿命、效率等综合因素高峰攀登。

  “一开始,一个炉子带一台烘干机,到后来一个炉子带4台、6台烘干机,产量提升了好几倍,而且从破碎、耐用、环保、寿命等方面都提升了好多倍。不仅在国内销售,还出口到欧洲和东南亚50多台。”段贤伍如是说。

  记者在安徽辰宇科技的网站上看到,该公司提出了“重品质、树品牌、讲服务,全员参与、客户至上”的发展理念。

  对此,段贤伍解释到:“重品质,是有一个副总负责对品质严格把关,如产品由于检测不到位,出现问题,由他承担责任;树品牌,一是要保证质量,以质量求生存,二是做好售后服务,让客户放心,三是加强广告宣传,酒好也怕巷子深。没有质量,就没有品牌,没有服务,就没有品牌;讲服务,客户就是上帝。机器跟人一样,随时可能生病,生病了在最短时间内把问题解决掉,把病治好,是最好的服务。只要是我们公司出去的产品,就是我们的责任。”

  段贤伍向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“2010年,江苏连云港一个客户,说他把款全部付清了,我们还会不会服务?我说请你放心。结果对方在使用过程中风机出了问题,接到电话后,我二线公里,对方很是感动。我笑着说,越是你不相信我们,就越是让你相信我们。其实,按承诺,完全可以第二天发物流过去,但我还是第一时间赶过去。客户逢人就说,辰宇的人靠谱,买他们的烘干机选对了。”

  2012年3月,安徽辰宇机械科技有限公司技术人员走南串北,为浙江龙游县去年购置“辰昱”牌谷物烘干机的用户上门提供维修保养服务。在上门服务过程中,安徽辰宇科技的技术员向用户详细地了解了去年使用情况,并对机器进行了检修,最后就烘干机使用操作、维修保养等方面进行了针对性辅导。

  辰宇科技一直以来注重售后服务,作为公司总经理,段贤伍明确指出,产品销售后最终还是服务,对企业来讲必须有良好的售前售后服务+优质的产品质量才是对我们用户购买企业产品最好的回报。我们不敢说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是最好的,但是辰宇公司一直在努力并要求向最好的去发展。

  “我们可以说是从无到有,从什么都没有时开始做,我太关注谷物干燥这个行业了,从烘干到烘干后的品质保证,以及发芽率的保证,只要你能把种子的发芽率都保证了,还有什么做不到呢?

  从温度、通风、阶段性干燥等都严格把关,正是因为烘干后能保证种子的发芽率,现在很多种子公司都买我们的设备。我们做的是低温干燥机,不影响种子发芽。像台湾的三久做的比较细,也是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目标。”当记者对他们提出“粮食干燥机专家——辰宇科技”的质疑,段贤伍说。

  段贤伍自豪地说,全国有十来家做干燥机的,辰宇的规模和水平应该是走在前列的。他们大多是近两年才干的,最晚还有去年才起步的。

  一是品牌要有影响力。二是让新老客户说话,目前有五六百家用户,金杯银杯不如客户的口碑,使用最多是浙江,有两个人一下子买了48台我们的干燥机自用。我们目前的规格,最大的35吨,还有20吨、15吨的,最小的10吨,由客户根据需要自己选择。

  三是售后服务。正常情况下,有5台售后服务车,客户购买时,有售后服务卡,便于联系,特别是服务后是要求客户签字带回公司的,否则维修人员的差旅费不但不予报销,还要受处罚。

  艺高人胆大。在2011年辰宇科技获得安徽农民喜欢的农机品牌后,段贤伍提出了做全国农民满意的干燥机品牌的目标!他诚恳地说,做全国农民满意的干燥机,单靠我们一家的力量有限。但是如在国家政策坚持不懈的情况下,在未来两三年我们能一直做下去,量大了价格自然会下降,老百姓也都能买得起,让全国农民买到满意的干燥机。

  记者获悉,辰宇科技先后被评定为安徽省民营科技企业,安徽省质量信得过单位,创新型企业等。

  段贤伍还有两个梦想:以后条件好了,把研发中心搬到合肥;谋划成立全国粮油技术协会联盟,实现资源共享。

联系方式

邮件:653062@qq.com
传真:010-682338766
地址:010-682338766
地址:北京门头沟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